Apache HTTP Client的DELETE不支持请求体

支持请求体的方法(PATCH/POST/PUT)均会实现org.apache.http.HttpEntityEnclosingRequest,而org.apache.http.client.methods.HttpDelete却没有,因此无法支持。

如果有这种需求,服务端也在自己掌握,可以开启HiddenMethodFilter或类似的filter,将请求改成POST http://endpoint?_method=DELETE

如果服务端不在掌控,最简单的办法就是类覆盖了,复杂点就自己继承下org.apache.http.client.methods.HttpEntityEnclosingRequestBase然后传进去吧

Tags: java

Spring的property注入小坑一例

Spring的property注入在找setter的时候用了java.beans.Introspector#processPropertyDescriptors,这个是先找getter,再找同样类型的setter的,而Spring又会自动转换类型。 于是当你有个List的变量,写了对应的getter,然后多写了个String的setter(用split切成List),然后用value的方式注入,实际会把String转换成一个List再用对应setter,并不会走split。

Tags: java spring

cygwin下安装oh-my-cygwin后的问题

安装oh-my-cygwin后遇到如下问题:

add-zsh-hook () { …. compdef: unknown command or service: git

即遇到了这个issue,请按以下步骤

  1. 执行rm -f ~/.zcompdump; compinit ref
  2. 执行cp ~/.zcompdump .zcompdump-$(hostname)-5.0.2 ref

关闭terminal再开即可。

多说两句,现在的cygwin比几年前我用的时候强太多了,默认的terminal已经可以复制粘贴文本了,而且也不会让python判断不到tty而卡住。代替一些*nix日常操作足够了。

Spring MVC找不到Handler

记一笔:

当Spring MVC没有按照预期找到对应的Controller,提示“Did not find handler method for”的时候,在org.springframework.web.servlet.DispatcherServlet#doDispatch这里下断点,找下去

一般可以直接从org.springframework.web.servlet.handler.AbstractHandlerMethodMapping#lookupHandlerMethod这里找下去

KDE禁用任务栏上的滚轮事件

KDE4开始有个很恶心的设计:鼠标在任务栏上滚动,可以切换当前活跃窗口。为什么说这个设计很恶心,是因为触摸板上很容易误触发,即使用鼠标,光标放错位置,滚动了一下,也莫名其妙换了窗口,而且无法预测你滚了多少会切换几个窗口。

于是开源社区险恶的面目暴露了出来:Bug 198551这个09年7月2号就提出来的bug,截至目前有931人投票支持,却从来没开发者出来吭过一声,下面都已经换了几拨人提供不同的patch方案。

截至到目前,55楼直接修改QML的方法是最简单靠谱的:

All you need to do is to open /usr/share/kde4/apps/plasma/packages/org.kde.plasma.tasks/contents/ui/Task.qml or its equivalent and at line 137 (the one which has “onWheelMoved:”), change it to

onWheelMoved: {} /* Commented out code */

Log out and in.

Tags: linux kde

万科毛大庆:全国房地产将下行 搞不懂北京楼市

日前,万科副总裁毛大庆在建策沙龙上的发言传出,其中称全国房地产市场分化,引发舆论关注。

  发言全文广泛流传开后,@蓝鲸财经记者工作平台微博称,“毛大庆手机关机,和他手下人核实过。确认。”@易鹏在其微信朋友圈表示,当面向毛大庆本人核实,毛否认是自己的发言。但至现在毛大庆未自己公开承认或否认。

  建策沙龙主任人陈淮发布微博,对沙龙发言外泄并遭到曲解表示愤怒。陈淮微博称:“网传万科毛总一个内部沙龙发言,这会恰为我主持。我印象,毛总所讲关键点,一是市场价格是有敏感点的,二是不同城市出现分化,三是有些城市盲目扩张。并无超出近期市场议论的夸张之语。既然有参与者不珍惜此交流机会,再不会有这沙龙了!”

  5月1日傍晚,万科发布声明,强调该文非己方提供,观点不代表万科公司和毛大庆个人观点。声明全文如下:

  近日在网上传播的《毛大庆:全国房地产将下行 搞不懂北京楼市 》文章内容不是由活动主办方和万科公司提供。文中信息不代表万科公司和毛大庆个人观点。若有采访需求,请联系北京公司品牌部,谢谢!

  万科副总裁毛大庆在建策沙龙上的发言全文如下:

  今年的市场。和万科一样,在座的各位对今年一季度以来的市场,觉得都比较复杂,先坦率的谈个人对市场的分析。去年年末的时候,我有过一次访谈,曾经谈到,2013-14年间,市场可能会有一个比较大的分化,个人曾在多个会上谈过,从现在重点关注的50个城市看,已明显出现分化的特征,50个城市的背景:(国家从2003年实施政策性调控以来,到去年,整整10年,2014年没有实施政策性调控,在过去10年强政策性调控下,一共有过43次政策性调控,其中颁布了179份四部委以上的文件,这179份文件,个人受任志强影响较大,喜欢分析,个人将179份文件全部找到,并拼到一起看过(嘲笑个人有病),发现:179份文件前言不搭后语,各种事情也有很多没落实;但是这179份文件给我一个启示:再一次印证了中国房地产有房地产问题的地方,从这个国家有 4部委以上文件开始,他的每个文件都有一段,叫做这个文件的指向:从30多个城市,到70多个城市,最多情况下提到都是50-60个城市,其实,再仔细看,这个50-60个城市标志了中国房地产比较明显的各种各样特征,万科长时间以来,我们的研究院和研究机构,自己的研究部门分析的比较多的,其实也就是36—50个城市之间的状态)。这50个城市从13年底—14年初,出现了两个情况:一个是以二线城市为代表的,出现了较为明显的特征:由于土地供应过多,带来了对未来市场去化能力的或销售能力的透支,这些城市比较明显的代表,就是沈阳,有明显性的代表,一些三线城市就不举了,比如:营口、鞍山、唐山之类的。像沈阳这样的城市大概有30来个(在50个城市里面),基本由于市场供应过量带来的影响;二是还有一些城市,以北京为代表,就是市场还在,需求也还挺多,但是他的波动在于土地的价格在过去的一年里由于上涨的过快,我们以斜率来表示,13年斜率非常的斜,是过去好几年的斜率总和,带来了对市场价格上涨空间的透支,所以基本上两类城市都出现了透支的情况;造就了今年1季度,再加上国家对于银行的贷款、政策的收紧,这三点(两个透支加一个收紧),使得今年我们普遍意义的市场出现了比较消极、比较观望、悲观的的这样一个状态,可能这样一个情况可以涵盖大多数的城市。

  辅助一个扰动因子,就是反腐败(星河湾代表下午提出反腐败对星河湾影响很大),作为我们开发商讲,反腐败对高端楼盘影响,事实上还是很大的。反腐败对于高端盘的影响,不是少了一批腐败官员,而是一批跟这个事直接或间接相连的包括产业、人、以及一批人对于持有高端楼盘的疑惑心理。各个城市不一样,比如山西省,我们也关注了星河湾这个项目,他影响到了煤炭整个行业。我们万科在北京的高端楼盘,过去的三周,仅接待检察院、纪检委,就多大14-15次,我们从一个楼盘配合调查的之密集(售价在4、5万元每平),其他开发商更贵的楼盘更不敢想想是什么情况。所以,起码在近期的一段时间内,反腐败对房地产还是挺明显的一个扰动因子。

  同时,在北京的二手房交易市场,更加的感受到由于廉政所带来的影响,比如和我爱我家、链家这两家主流的二手房门店进行沟通后,得到这么一个数据,尤其以链家为主(链家基本占了北京一半以上的市场),他们的单门店的单日挂单量(单日挂单量是二手房市场很重要的一个数据)从原来的5套房子,急剧增长到10-12套房子,而且好多挂单的单主,要求他们尽快销售,给予大幅优惠,甚至于腰斩售价,可见这房子都不知道怎么来的,比如:其中以某省某地级市公安局局长在北京销售的房子(此人已经进去了),在北京市场中介,找了44家门店挂他的房子,他在北京的房子数量,大概在1-2栋楼,帮他挂的人有他的手下、老婆、二奶等,挂的时候不计成本,玩命甩。甩带来的后果是二手房的销售严重的减缓,这个情况大家可以到门店看看(我本人在13年也在卖一套房子,100平米的房子,就卖不掉,现在是越等越卖不掉,经纪人让我降价,我告诉经纪人,我是以成本价卖的,都没计算利息,结局就是我不卖了,收租金);

  北京还有一个更复杂的因子:自住商品房,自住商品房的供应,对于一批刚需的买主,给了他们以比较便宜的价格,能买到房子的一种期房,但事实上这种期望也挺虚幻的,他的供应量很有限,北京金隅嘉业,在北京有比较好的两个地方,大概5000套房子,现在还没开始销售,排队的申请者,剔除重复的,5000套房子,申请的家庭数量在25万;不剔除重复的,申请的家庭数量在45万。因此北京的市场是有的,着急买房子的人是大把在,但是这些人已经构不成对于高端楼盘的支撑。这是我想表达的观点,市场中90%以上还是刚性需求,他们的临界点特别敏感。前段时间万科在北京卖的房子(住总万科联合开发的万科橙项目,2.2万每平),在市场上引起轩然大波,这个项目是被建委要求价格合理一点,低一点,万科提出有股东、合作伙伴,是否可以不卖,但建委仍然要求卖,要求我们起带头作用。低价卖了以后,记者写了很多文章,要崩盘了,万科要带头降价了,以至于现任中央某常委的儿子从美国打电话给我,问我是不是北京的房子真的要跌了,我说政府让我干的,你还问我。情况就是4小时卖光。卖光的状态:房价几乎就和北京的自住商品房一样。但是我们测试过,如果放在我们另一个楼盘,价格卖到2.8-2.9万,购房者人数立刻下降,卖到3万,更明显;所以可见现在市场的价格承受空间和区间是非常明确的。我们有一个建委批了的3.6万每平的项目,在北京的亦庄,开盘后卖了40%,后面的量就走得很慢很慢了,大家能看出,2.2万的项目,4销售卖光,3.6万的项目很慢。

  目前就是北京和上海的情况好点,包括广州和深圳以及其他城市,市场都不好。我简单的以数字说明:我们检测的24个重点城市成交金额的变化,2013和2014年的1、2、3月份,同比下滑:1月份13%,2月份21%,3月份30%,至于4月,我们认为好不到哪去。24个重点城市的存消比的变化也是相当大,当然银行的封控、客户观望情绪加重了这种变化。

  还有几个比较重要的数据,我们分为1000亿级的城市,分为:北京、天津、沈阳、青岛(北方城市为样板),1000亿级的城市商品房的供应面积,同比下降,北京是23%(好多企业现在是不卖,政府不批还限价);天津上涨环比106%,同比上涨8%;沈阳上涨205%,同比上涨78%,以上都是上涨;青岛也是在上涨;

  商品房的成交金额来看,总金额,北京同比下降37%,天津下降35%,青岛下降45%,大连下降40%,济南下降43%,太原下降66%,都有明显的下降;

  批售比,大量的城市都是大于1的,北京是1.2,青岛是1.9,烟台1.4,这些数据看来都是在恶化的状态上。

  我们同时也看了商品房的上市,对比土地的成交面积来看,如果小于1,就说明大量成交入地,但还没入市,像天津、沈阳、青岛、大连等等,全部小于1,就证明了土地淤积在开发商手里的量还是挺大的,但是这些城市的商品房的批售比是什么情况呢,大于1的话,说明已上市的部分已经开始积压,比如天津,商品房上市对比土地成交是0.65,但是商品房的批售比已经到了1.48,说明了地还没完全上市,但是批售的房子已经开始积压了;

  我们再看溢价房价差,我们判断,如果小于5000元,就很难有盈利空间,我们列举了十几个城市,这里面只有北京是10824元,天津是8419元,沈阳4847元(沈阳现在想赚钱已经很难了),青岛7000元,大连8000元,济南6000元,常春5000元,唐山4800元,鞍山4900元,抚顺3500元。

  3年新增库存的存消比,多数城市,仅新增的库存就已达到足以销售1年以上,3年库存的存消比,比较严重的,如:天津17,沈阳7,青岛16,烟台38,鞍山20,唐山22等等;唐山是个比较鲜明的例子,万科和华润,在唐山是属于比较大的,好歹很多企业没进去,进去的都陷进去了,唐山是河北省GDP第一的城市,比石家庄还要高不少,3年多的城市建设导入人口几乎没有增长,城市的基本产业结构就是钢铁、煤炭、水泥、陶瓷,这些企业绝大多数是政府垄断和国有,少有的几个大矿也是和政府勾着,调查唐山的有钱人很多,但是再看,发现有钱人不在唐山买房,基本上都在北京买房。重点中学也没有,三甲医院就2个,是一个很传统的北方城市经济结构,政府垄断的经济体,民营资本和民营企业几乎都没有发展起来,再加上搞环保,要推到各种炉子,万科在唐山已转不动了,停止状态。这样的城市在国内不在少数,加上政府玩命的卖地,基本上只有卖地是政府财政的唯一来源,在此情况下,这些城市的销售、这半年以来,基本是处于急剧恶化的速度状态。

  现在库存的问题事实上是挺尖锐的,万科也做了统计,与往年的3月去化加快不同,27个主要的城市中,多数的存消比在上涨,21个城市超过12个月,9个城市超过24个月,比如:广深区域、上海区域、北京区域、成都区域来看,深圳存消比29个月,长沙24个月(我们是以平均21个月为一个风险警戒线,但每个公司的看法不同,万科对自己公司的管理,万科是按照每个公司资金来源的成本和我们基本对我们股东的收益率进行倒算,我们对于一个城市的存消比到了多少以后可以忍受,高过以后就有危险了),每个公司算法和衡量不同,无锡在上海区域中,57个月,很严重,宁波36个月,杭州33个月,上海33个月,天津39个月,唐山28个月(唐山整个城市加起来计算,已超过100个月,28个月是城区里),沈阳23个月,西安30个月,郑州23个月。

  总的状况,商品房的环比供应在大幅上涨,但成交的反弹乏力,库存总量增加,绝大部分城市的存消比在上升,没有真正感受到小阳春的味道。一线城市的土地成交,除了北京、上海少有的几个地方之外,其他城市土地成交已经进入到一个下行通道里了,是比较明显的。只有让人非常难以理解的是北京,有市场的保险性,但事实上,昨天下午(指恒大地产(03333.HK)子公司北京正浩置业有限公司以41.6亿元总价,配建3.68万平方米自住房和1.57万平方米限价房的条件拿下大兴区黄村DX00-0101-0201地块,溢价率高达179.95%。,同日出让的北京市大兴区黄村镇DX00-0101-0801 等地块C2商业金融用地,并没有进行现场竞价,被万科(000002.SZ/200002.SZ)和首开联合体以7.63亿元的网上最高报价拿下,溢价率仅为0.53%。楼面价为8048.85元/平方米,远低于恒大获得的黄村地块。),两块地一街之隔,不知道恒大如何卖;但由于每一快地出来,都有一个这样的企业出来挑头,使得北京市场勾勒出的状态就是:价格还在飞快上涨。但是看现在拍卖土地的结构,参与结构已发生重大变化,原来是上市公司、大公司和央企以及一群名企在一起竞争,竞争力很实,都在举牌。但现在情况不同,现在基本报名企业数量已经急剧衰减,但是总有这样的企业,别人都不举了,他们还在举,一直争到最后,每次都能冒出这样的一对冤家,到最后,甭管这两个企业怎么举的,但是价格就很高,所以总体看起来,从投标、报名到拿地,事实上有这严重的衰减,像北京市比较成熟的一些长时间在北京开发的企业,比方最早的首创、城建、住总、万科等等,目前基本处于相对来讲比较温和的状态。

  目前可以说除了这些城市外,整个都在下行当中,政策的强调现在在转型,从强行政干预转向向分类调控管理,弱化行政管理,回归市场,在回归市场的途中,信贷持续收紧,加上宏观经济的下行风险,导致了市场的信心不足,是现在比较明显的现象。

  今年的银行特别有意思,我在一季度密集度摆放了20多个行长,和他们聊,到底银行怎么着,发现今年的银行基本上没任务,一季度房贷没任务,以前都是有任务的,但今年没有,今年是上面给银行签一块份额,银行能放则放,不能放则不放,放不出也没人怪你,这是今年比较怪的现象;第二,像大家都有不知道的时候有中国银行、工商银行、交通银行、中信银行,这些银行里面都成立了一个部门,这个部门里面的人是从市场上找过来的并且做过房地产开发的人,到这以后,他们开始分析,比如:北京的中信银行就开始分析:最近拿了20块地,他们要追踪哪些项目去房贷,他们的目标要瞄准哪些项目去房贷,以前像以前北京银行的一个分行,直接放就没错,但现在是一块一块的分析,比如为什么这块地他3万,你8千(暗指万科和恒大的项目一路之隔),然后说这个项目列入黑名单风险,就是他们在银行里的人去分析房贷,说明第一:银行在用市场化的眼光开始审视项目了,但是现在他在分析,思想有点像信托;第二个说明他们放贷没有任务,没有任务之后,他们想放点好的,他都挑。

  关于负债率,万科最近也在研究,据东方证券分析,2012年开发类的房地产企业净负债率是65%,龙头企业的平均负债率是43%,那么现金比例普遍都偏低;负债率,从过去1年来看,大城市的开发商,尤其土地价格高的城市的开发商,负债率有非常严重的上涨现象。比如像北京拿地比较猛的,像泰和,负债率很高了;另外这些企业拿地还有一个打法,就是拿到贵的地以后,去找金主去借钱,这些钱借来,用股权制抵押,有若干个项目已经到了实际拿地开发企业的真实股权已经降到了只占几的地步,大量的股权已经在金主的手里了。但金主的钱好多都很贵、很高,因此这些项目能不能经得住销售缓慢的考验是未来一个很大的问题。

  因此,有一个结论,宏观大调控,2014年对房地产市场,确实有较大的变化,政府2014年以来,想法也很多,稳增长压力很大,贷款偏紧、融资成本上升,整个中国经济在艰难中复苏,实际上也带有不确定性,那么另外一个,过去1年多,土地的放量,尤其像北京、上海自住商品房用地的上市,引发客户短期对市场的观望,形成了一种虚拟供应的形象。使得短期内刚性需求都爬在自住房商品上了,不动了,也是一个特征,但是从北京、上海目前来看,供需矛盾仍然没有马上得到缓解,刚性需求的需求量还是很大的。在此也说下万科对北京市场到今年年底和明年年初的一个判断:因为我也参与了市政府的一些会,大致到2014年年底、2015年年初,也就是2013年拿地的这些都比较贵的土地,都会要上市的时候,北京大概会出现42个楼面地价5万-12万之间的楼盘,这40多个楼盘分布的位置,那里都有,但是有一个现象,基本上没一个在5环路里边的,套数依据容积率估算,大致在4万-5万套数之间,但这里面还不包括商改住,如果恒大最近拿的这块地要商改住的话,还有一大批房子要入市,因为北京在2013年卖的地,已经有一半以上不是住宅用地了,是商业用地,但这些拿了商业地块的企业,基本上没什么想做商业,都在想商改住,如果这样,就要再加上一批住宅入市,而且这些商改住的楼面价不比住宅低,所以,在2014年年底,北京,将会有一批以4-5万元的房子,非常有代表行,是否是主流,还不敢说。这些价格区间的房子,将成为一个相当大的一批量出现在市场上。我对这批房子,我本人是持一个相对悲观的态度,因为我觉得,北京取消限购,几乎无望,继习大来了以后,亲自制定了北京未来的发展方向,基本上对北京是一个严厉的限制政策,我不认为在未来的3-5年内,北京有可能取消限购;如果不能够取消限购,再加上这么多房子涌向市场,再加上反腐败,我作为一个从业人士,是非常看重的。现在北京市年情好的时候,一年7-8万套,加上二手房,13-14万套,大约就是20万套,这样的一个稳定数字。因此,如果突然间在这个市场中跑进来5万多套都是5万元左右的房子,我不知道这个刚需是什么人,刚到楼面地价都是5万的人,我觉得我自己都不刚(指毛大庆本人),不知道谁还那么刚,在做的有多少人觉得5万元的价格很容易(会场有很多人都笑),我个人认为万科的职工,在房地产圈里,收入还算可以,我看也没有什么人能买得起这样的房子,以上是市场目前的分析。

  下面是我的另一个观点,对于中国房地产未来,还是有一些值得我们小心的地方(个人在万科内部,一直都是分析劣势和风险),观点之一:住房供应是不是还严重不足,过去一年多,我们一直在研究,对于这个问题,发达国家有一个数字,稳定城市的房地产市场在户均1.1套,人均1.1间,就说明这个市场比较稳定。这个户均和人均,不是指城市人口的人均,是指常住人口的人均。以这样的均法来看,北京显然还是不足的,但很多城市,把现在的库存都算上,事实上已经很足了,这是一个值得观察的数据。那么这个数据用什么尺子来量呢,我们现在有一个尺子,叫城市的年千人套数,它代表住宅水平和推断市场供应容量,它是国际上用来衡量的一个重要指标(会场没有一家企业用此尺子衡量)。在此给大家分下:中国千人建设套数,按照竣工口径来看,2009-2011年,我们全社会住房竣工面积,年均18.5亿平方,折合每年平均建设1627万套,千人的建设套数为12.1套;同期住房人均面积均值为9.05亿平方米,折合套数801万套,千人的套数为12,按照竣工口径来看,近几年中国的千人套数相当于其他国家的峰值水平,已经触顶,但尚可接受,这个结论忽略两个未考虑因素:一个我国目前的竣工远远低于开工,大量的违章建房、单位建房、小产权房、私人建房并没有统计在数据之内,我们看了主要国家的经历,美国、加拿大、德国、澳大利亚、英国、日本、韩国、瑞典,即使在城市化的高度进程之中或者全球房地产最高景气年代,除了韩国、日本以外,一般没有超过12的,所有国家都没有超过14;按照商品房开工口径来看,中国千人建设套数本世纪以来,其实在不断攀升,从世纪初的5(2000年的5)到2011年已经突破20,近年来的保障房,如果加在一起计算,年开工均在千万套左右,仍然不考虑在建的违章建房、单位建房、小产权房、私人建房等等,2011年中国的千人建设套数,已经达到了35套,这是人类历史上从未出现过的高端,说明我们的建设量和未来的再投资源从量上讲,是相当不少的。

  从分城市类型来看,一线城市相对来讲还比较合理,在10-15相对较合理的水平;三、四线城市的趋势和全国的均速比较类似,问题最大的,其实是在二线城市,到了2011年,仅仅商品住房的千人开工套数,已经达到了30,是比较严峻的局面。我们将城市做了一个列表,比较严重的有呼和浩特,近3年的平均数已经达到了70,沈阳为49,西安为38,贵阳为37等都是名列前茅的城市,二线城市排前10为的合肥、贵阳、重庆、长春、大连、昆明;商品住房千人开工套数26个三、四线城市中2006年只有一半高于15,到了2012年和近3年平均,几乎全部高于15,除了佛山、泉州、温州没超过15以外,其他全部高过15,其中最恐怖的一个城市叫营口,千人开工套数疯狂增长,近3年平均平均高达93.3,已经到了不可理喻的程度。所以从自主的角度看,如果房子不炒,不以炒房子、倒腾房子为目的的话,全国住房供应不足的情况,其实从2009年内已经开始出现拐点,那么过去3年,中国住房已经创造了人类历史上的高位。对于能够吸引新投资移民和外来移民的城市,商品住房千人年开工套数在20——25仍然是安全的,一线城市在本世纪初普遍处于这个水平,个别二线城市长期超过30乃至40,不能不引起高度警惕,二线城市的透支程度是最值得关注的,可能会超过三、四线城市,但是三、四线城市的吸引能力和投资能力不足,导向能力不如二线城市,以上是几个要点。

  总的来说,中国商品房新开工已经达到极限,未来仍然能保持增长的城市主要是东部城市带中的一些三、四线城市,我们认为他的增长性还有潜力。至于住房的价格是否还有上涨的空间,对于库存比例很高、积压很高的城市来说,近几年根本看不到有上涨的可能性,除非国家再出台几万亿。从一线城市来看,全世界的房价,城市中心房价中位数排在前10位的香港、新加坡、伦敦、台北、悉尼、纽约、东京、北京、慕尼黑、首尔、上海、莫斯科,北京和上海已经进入了世界前茅,甚至于北京和上海的部分房价已经超越了东京和纽约。我们这次在美国看,实际上美国的房子还是挺合算的,东京的房子均价大概在6-7万人民币。

  再看土地总价值,是监测不动产泡沫的一个重要指标,随着地价的大幅上涨,我们看日本在房地产泡沫以前,其实他的土地总价值占GDP的一个比例关系,我们进了分析,1990年,东京土地的价值是4.1万亿美元(土地价值计算有公式),与美国全国的土地价值相当,大约占美国同期GDP的63.3%;1997年香港的土地价值在5.7万亿美元,约占美国同期GDP的66.3%;2012年北京土地的价值约为10万亿美元,占美国同期GDP的61.6%,所以这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数字。

  至于房价的收入比,都不用说,中国都不属于低的。所以从很多角度上看,中国房价在短时间内存在大幅上涨空间的理由是不充分的,相反有很多数据表明,2013年中国房地产市场存在和日本、香港泡沫化类似的特征;那么从房价收入比、房价租金比的数据来看,北京、上海的攀升速度已经达到或接近日东京、香港泡沫化时期的水平。因为房地产是一个非常明显的周期性行业,发达经济体历史上发生过的事情,很可能在中国的未来重现,有必要了解他们在发生泡沫化时期数据之间的逻辑关系,便于我们来规避我们可能出现的情况。

  最后我想说经济大背景和房地产行业的关系、以及和人口结构化值得关注的观点,一个习和李,现在采取的经济解决方案的态度,我个人认为从政治改革和经济措施两点上讲,他们使出来的手段和前10年甚至更前些年的手段相比,可能有一个根本的告别,或者根本的切断。这很明显的,无论从腐败问题的态度,到对于经济措施手法的变化,基本上都是一个告别的态度,不能说决裂,但起码是切断关系的态度,这个态度是明显的,或者说已经明确的表达出来。意思就是说过去的10多年或者再长一点时间,经济手段基本上以M2或货币刺激为主导的手段,这个手段加上我们没有在创新领域或者投资引导上加以正确的引导,使得大量的货币都回到了土地和房地产中,当然包括基础建设投资和固定资产投资,但是这些等等的东西都是不为未来创造价值的行业,都是一时快乐的行业,这个状态,我想我们所有房地产行业从业者,我们享受了过去这样的快乐,但是不代表对国家就是健康的,个人是这么考虑问题的。这样的一个状态下的中国,大家都是迷迷糊糊的,像吃了这个毒品之后的状态,当然都是吃上了瘾戒不掉了,所以就不断刺激,就不断弄钱,不断弄钱,就不断弄土地财政。这有一个特别怪异的现象,这样的一个情况,银行还高利润,这实际上经济有很多很多潜在的泡沫在里面,要和这个事情告别,采取一个纪律性的、有制约的金融手段,还是一个放纵的金融措施,对此,我们有大量的经济学家,说国家还有很大的基础建设投资,以这个来告诉大家GDP还有强大的动力,但实际上毛病就出在国家一直对固定资产和基础设施大力度的投资,但事实上远远没有支撑创造性企业、民营企业和中小企业的发展,对于社会投资的效率来说,这种投资的效率是最差的;对于国有企业、垄断企业,对于这种固定资产投资的投资,是最产生不了对未来的创收作用,如果你对民营企业、自主创新企业进行投资的话,那完全是另外一个局面,这些行业会自己找到他未来的生存空间,它的创造力很强,所以,是不是这一代人要在这一点上采取坚决果断的措施,今天只能看见他在收紧,在挤泡沫,但还看不出来他在什么上面去鼓励和发展,所以,这个还是一个尾号。

  第二个就是中国现在面临一个很着急的问题,就是我们人口结构迅速的迅速变化,过去1年多,我们做了一个和万科以及房地产行业貌似没什么关系的研究,我们接了一个课题,我们7个博士,接了一个课题,给中央某个机关,在十八界三中全会前面快1年的时候,研究中国的人口结构变化问题,这个7个人是7个行业的,分别作了7个报告,最后汇总在一起,最后让我得到了挺一个惊心动魄的数字,在此分享几个数,一个是在2028—2033年间,我们国家60岁以上的人口会达到3.9—-4.4亿,我们取大数4亿,60岁以上人口,大约会在2033年左右会出现,加上2.7亿被抚养的人口,也就是大数6.7亿被抚养的人口,这个时候的中国,将真正接近抚养比1:1的状态,其中2.7亿的人口中,有4000万的残疾人和2.3亿的未成年人;然后我们接着研究剩余的7亿多人口,意味着我们有7亿的抚养人群要对6.7亿的被抚养人口进行抚养,这7亿多人,我们又做了一个更详细的人口分类,再取一个系数0.6(即一个人能抚养一个及多个能力的人),也就是说未来将面临5亿多人口抚养9亿多人的局面,今天的中国大概是9亿人抚养5亿人的局面,所以,在18年间,这个数字将有一个明确的倒转,这个倒转之后,会带来什么严峻的问题,所有抚养比接近或超过1:1的国家,大约都有几个特征:经济发展迅速减缓,就业岗位缩减,国家负担加重,用延长退休年龄来延缓对国家社会福利造成的压力,进一步带来了企业里论资排辈,年轻人没有上升通道等等现象,创新能力大幅度减弱。和中国最贴切的可能就是日本,日本的几千万人养几千万人,日本在1997年开始进入抚养比这个状态之后,经济开始迅速的减缓,到今天都没有解脱出来,但日本在20多年经济不增长,但老百姓的生活质量并有下降,他的原因在于1991年他老化的时候,日本的经济结构比今天的中国合理很多,日本在91年时候,GDP增长拉动力的十大因素中,60%是科技转化为生产力所带来的GDP增长,因此,基本上日本在90年代进入老龄化设计、经济减缓之后,日本的经济结构是远远优于今天的中国。我们做了一个模型,几乎不敢想象到2030年GDP的增长是由科技转化为生产力产生的,如果不是的,这个国家将比较麻烦。因此,中国房地产的天花板实际上在这18年间,一定是达到的,不要幻想持续发展到2030年,房价可以永远上涨。

  最后说一句,我感受到了一丝凉意,对于有些城市来说,这一轮房地产非政策性调控的萧条,有可能会带来这个城市房地产长时间处在难以反弹的局面,有可能长时间就会这样一直下去,如果这个城市长时间没有人口的导入,经济结构没有明显的变化,几乎看不见这个城市凭什么房价在贵,但这不是北京,北京另当别论,北京这个城市太蹊跷,我也搞不太懂。


知乎上相关讨论 如何看待外界流传据称是万科副总裁毛大庆关于 2014 年房地产的悲观言论?

先回答问题。虽然已经辟谣,可我个人还是认为文中大部分观点确实出自毛总本人,或许爆料人在编排的时候夹了些私货,但陈博导辟谣说毛总所讲关键点“一是市场价格是有敏感点的,二是不同城市出现分化,三是有些城市盲目扩张”这几条,在文中已经有所体现。至于录音资料是否会爆出,我觉得可能性不会很大,首先这类论坛参与人数有限,哪儿漏的风声,回去一查一个准儿,其次,从万科公关部的反应来看,应该控制了消息源。再者而言,行业内部的论坛本来就不是针对大众的,除了房地产,像类似金融行业,各类大宗商品行业等等,都有这样的论坛。这些投资层面的信息都是封闭的,毛总在一个内部的论坛讲几句悲观的论点(况且事实如此),并无不妥(毕竟这不是代表万科对外宣传)。记得当年私募大佬徐翔和程定华的谈话内容曝光,徐翔外行般的问话导致了很多质疑(大名鼎鼎的泽熙掌门居然问出路人级水平的问题?)而这次毛总的的发言,对经济数据的理解和整体逻辑,让人挑不出什么毛病来。 再来聊聊这个发言本身。说来惭愧,由于假期陪领导在个寺庙招待客人,不便上网,等我知道这个消息,还是知呼这个问题的邀请。看过来龙去脉之后,像毛总讲话中说的地价斜率表,千亿级城市的分析,溢价差等等,我想业内人士都会心一笑:这不就是我们平常做的工作嘛!毛总的讲话的内容中,像自住房、银行、负债率和一二线城市的市场以及过往的宏观经济政策的影响比如之前4万亿的货币刺激等等都是我之前的有些回答中表述过的,所以我很赞同。像人口老龄化问题、千人建设套数等,我没有确切的相关数据,但从毛总提供的数据来讲,是符合逻辑的,所以我同样赞同。至于限购是否取消,我判断货币政策一旦再次宽松,则限购必然会被取消(即地产最后一波狂欢)。唯一值得商榷的,是廉政带来的连锁反应,影响肯定会有,但是否足以构成使房价步入下行通道的充要条件呢?或许在毛总的位置上数据看得更多更清楚罢。

以上

(Source: estate.caijing.com.cn)

Tags: 房地产

解决luit在Fedora 20下Segment Fault的问题

起因是手贱,听人说水木社区可以用SSHv1登录,于是上去转了转,悲哀的发现是GBK编码的,于是只好弄出luit

luit -encoding gbk ssh -1 newsmth.net

居然告诉我segmentation fault

搜了搜,发现一篇类似问题的文章。照葫芦画瓢也strace了一把,发现我压根没有/usr/share/fonts/X11/encodings/这个目录……

搜了下,Fedora下是xorg-x11-fonts-misc这个包,但装了后发现还是没这个目录,仔细看了看,原来Fedora这个包提供的是/usr/share/X11/fonts,只好ln -s一把,然后总算成功了~

不过试了一下luit,效果不如screen的defencoding,有略微的错位…… 错位的原因这篇文章里有介绍,大体就是计算宽度出错了……

Tags: linux gbk luit

实在受不了screen了的同学想转tmux,可以看看

干掉Google Chrome Instant Extender新NTP

NTP就是NewTab Page的意思,也就是chrome://newtab对应的页面。 忘了从哪个版本开始,Chrome的NTP就变成了Google搜索框,现在居然还加上了Google Plus的提示等等,简直就是把Google首页搬过来了,和我直接设成Google首页有啥区别。 我的需求是只显示书签栏,其它全部去掉。之前用Old New Tab这个扩展,不过到了Chrome 33这个扩展也失效了。 于是想到16进制直接修改文件的办法,试了下,可行。

Windows下,在chrome.dll中寻找chrome/newtab并将该字符串包括花括号内容,替换为about:blank,用\x00补足,即可阻止Google从远程加载NTP;在resources.pak中搜索document.addEventListener(‘DOMContentLoaded’, init);将其中事件随便替换为无意义的,即可阻止本地NTP的渲染。 Linux下原理一样,只不过不是chrome.dll而就是chrome本身,vim的话记得开set binary并只用R/r操作,如果要用vim进行16进制编辑可以参考该文

修改完成后,记得清楚所有缓存后立刻关闭整个Chrome防止加载本地缓存。

至此,一切都清净了,只是每次Chrome升级都要记得修改一番。

Tags: Chrome

Ubuntu下无法连接WPA2 Enterprise无线

公司无线是用WPA2 Enterprise+PEAP+MSCHAPv2的方式搭建的,在Windows上连接正常,在Ubuntu 13.10下却始终连不上。

一开始我是用接有线的方式解决的,但实在有些不方便,今天又查了一下,是Network Manager的一个已知问题,可以看到影响到多个发行版本,其中Gentoo发布了一个r1解决了这个问题,而渣Gnome的开发人员也承认这点做的确实不如Windows好

临时解决方案是,关闭无线,修改/etc/NetworkManager/system-connections/下的文件,把里面的system-ca-certs=true改成false或删除掉这行,再打开无线就正常了。但只要Network Manager会重写那个文件,就会重新加上这行,导致连接再次连不上。

半永久方案是,按这个文章,指定连接无线使用某个CA证书例如/usr/share/ca-certificates/mozilla/AddTrust_External_Root.crt(不一定是这个证书,至少在我这里无效),至少在我这里解决了问题。

永久方案当然是backport那个补丁然后重新打包Network Manager(在Ubuntu下包名叫network-manager-gnome)。

2014-03-28 Update: Ubuntu 14.04已经使用了新版的Network Manager,解决了这个问题。 2014-05-08 Update: 虽然用了新版的包,但Ubuntu还是有这个问题,也不知道是怎么搞的……